二十年前的作业本

id=白唐

抱住我的咸一

爱凹凸,吃瑞金,安吹

胆小没信心还不会说话

脑子里的想法总和别人不一样的奇怪少女
天赋是把好梗写烂

希望笔下的故事能触动到我的读者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我不胜荣幸w

【安雷】画猫的男孩(下)

好久没发文.........

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

 @远方的安莱瑟达姆 送给我的咸一x

 请点前篇

-----------------------------

“因为这一切并非偶然。”



               男孩和猫一起上路了。

               风和露,雨和樱花的瓣片,潮水和金色的鳞波,悠悠荡荡的山路和午后的三明治,男孩把三明治里的培根递给黑猫时黑猫嫌弃的眼神,和黑猫使劲掩饰的欣喜最终还是接过的别扭。

               光和火,晴空和颜料的气息,铃之滴和空之翠,在树叶上跳舞的精灵和给旅人祝福的红蘑菇,集市旋舞的红衣女孩和尖尖角插着风向标的房子,夜晚男孩伸手邀请猫来自己怀里一起入眠时黑猫嫌弃的眼神,和黑猫使劲掩饰的欣喜在男孩睡熟后跳到男孩怀里的别扭。

               歌和诗,雨后的泥土味和白色瓦盆里的花,被弹拨的三弦琴和会说话的夜莺,穿着棕色衣袍的占卜师硬拉着男孩给他算命和占卜师袍子里的蛇探出头着着实实把猫吓了一跳,画布、颜料、吃用让男孩最终花完了所有的钱闻着街边的饭菜香饥肠辘辘,和黑猫趴在他膝盖上带来一袋子馅饼看他接过时使劲掩饰的欣喜和别扭。

                黑和棕,纷纷扬扬的雪和炉边相拥的从容,拾得的玲珑玉哨和不会枯萎的勿忘我,停留在男孩身上的紫色眼睛和黑猫身上披着的男孩外衣,用料很足的蜂蜜面包蘸蘑菇汤和笑容和蔼为黑猫也摆上一份的老妇人,松木房子的清香扩散开家的味道,和黑猫蹲在男孩旁看他画山画水画他们一起走过的路可是最主要还是看画画的人。

                 “喂,你是从哪里来的呢。”男孩问黑猫时它刚吃完了从别家阳台顺的鱼干,闻言抬头看男孩一眼,紫色的猫瞳微微眯起显出它一贯的狡黠:“你猜。”

                 然而在那翠湖般清澈双眼的注视下它还是败下阵来:“真是傻子傻子傻子,你还记得你曾经画过的画吗?”

                 “啊?”

                 “画!画!”

                 “画?”

                 “哼,你记不得就不要怪我没告诉你了。”黑猫一摇尾巴走远,男孩摸摸脑袋只好跟上,边走边想他画过那么多张画到底说的是哪张呢。

                  “嘘——”

                  男孩把黑猫往衣服里一裹,冲衣服里不满扭动身子的黑猫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男孩带它手脚麻利爬上了谁家屋顶。

                  “你看。”

                  男孩放出猫。

                  漫天的星辰。

                  或明或暗的星子转出一圈一圈的星轨,紫红色的星尘如雾如纱聚集飘散,金色的光不知从哪降落好像一场盛大的雨,广阔的世界展露出苍青色玻璃般光滑坚硬的面容。

                  猫愣了愣。

                  然后它伏在男孩耳边轻声说:我该走啦。

                 男孩看见有光在猫的眼底燃烧,所以他猛地想起确实有那么一张画——猫的画——这只猫的画。他幼时拙劣的画作,是他靠想象画出一只世界上最好看的猫。

                猫狡黠的眼神浮现在男孩眼前:猫是从他的画里走出来的啊。

                  男孩冲着星光下消失的猫大喊:

                  再见了!

                  要再见啊!

                 后来男孩也没有能到首都最好的学校里上学。他在一个镇子里停住脚步,渐渐成为当地很有名的画家。

                 再后来男孩非常非常有名。

                 不过啊他是个很奇怪的画家,不管是谁来问他要画,他都坚持:

                 只画猫。

----END----

这是我觉得很温馨的一个小故事,前半段没什么时间写得很急,后半段沉迷bts没什么心思写得很草率...........

反正能有人喜欢就好了【大言不惭

真要命

【为什么没有写文】

bts

我爱他们【颤颤巍巍伸出爬墙的手】

求求老天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脑子里的坑写出来

《京都妖谭异灵志》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

...........我买。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总觉得……

我重度交障没救了

怎么办想现在就夹着尾巴逃走但果然太奇怪了吧那怎么办呢继续聊吗但毕竟对方态度不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话题因为对方也是那种不擅长交流的类型一点也不懂挑起话题我也是语死早没办法尬聊运用起从小到大积累的所有交流知识反正我尽力了对方究竟怎么看我呢真的相信我平时不会说这么杀马特的话到今天面对喜欢的太太一紧张我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嫌弃自己。

【安雷】画猫的男孩(上)

安哥是画家

雷猫


睡前小故事,送给 @远方的安莱瑟达姆 

很不好意思一直没更新,太忙了,这个也很短

有很多故事想说啊

后篇


正文



       

            这家的小儿子不爱种地,只喜欢摆弄他的画,这让他的父母非常烦恼。

          “怎么办呢。”

           父母看着他房间里满满的画纸叹气,蜷缩在角落的男孩低下头。

           “家里已经没有任何盈余了。”

           母亲歉疚地说,目光错开不敢直视男孩暗淡下去的眼睛。然而男孩不哭不闹只是握紧手中的笔,极懂事地说:

           “知道了,母亲,明天我就去附近的教堂找份工作。”





            “你会是个伟大的画家。”

             教堂的老神父摸摸男孩一直低垂的脑袋,男孩猛地抬头眼睛晶莹发亮:

             “真的吗!”

             老神父俯下身子:“当然了,你的画很好看啊!”

             男孩直愣愣盯着老神父的眼睛想发现撒谎的印子,然而老神父坚定地微笑着回望男孩。似乎是眼睛瞪得太大了,男孩竟在回过神眨眼时带落一串串泪水。





              男孩带着老神父的积蓄上路,到京都去上那里最好的学校学习画画。

              偏僻山村的老神父有什么积蓄呢,男孩每天晚上只好睡废弃的破屋。

              黑黑的,遍布蛛网,男孩饿着肚子看破屋顶漏下的白月光,很害怕却也很开心。

              一步步地正在成为画家呢!

              他拿着他唯一一只笔在农妇织的布上自由驰骋,蘸着白月光,化开槐香,牵引远山螺黛入画,氤氲开亚里亚得海的黎明。

               “你好。”

               等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他的面前站了一只黑猫,柔顺的皮毛,紫色的剔透眸子。

               “你......你好!”

               男孩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猫鄙视看他一眼在他身边坐下:

               “再画一张,你是只画猫的吧。”

               “是.....是的!我叫安迷修!很高兴为你服务!”

--tbc--






脑洞就像雨后的蘑菇,又像打在月亮上的陨石坑

啊——

多啊,多啊,填不完啊





写数学。

我的故事

lofter像个大大的茶馆,人群川流不息吵吵嚷嚷。

茶馆里有很多隔间,有的隔间热闹,有的隔间冷清。

每个隔间厚重的帘子后面都坐着一位说故事的人,也许是江左才子,也许是中原世家少爷,也许是秦淮妓子,也许是背景成谜的苍苍老妪。

又或者是世界另一头的吟游诗人,弹奏树叶琴弦的精灵,披头散发似笑非笑喜欢流浪的王子。

有的故事好,有的故事烂,有的故事好但讲故事的人烂,有的故事烂俗到爆但讲故事的人好,有些故事一般般讲故事的人也一般般。

也有的故事烂人也烂但听众很多,有的故事好人也好但听众寥寥,不过那毕竟是少数。

每个人一掀帘子在隔间坐下来,都能是说故事的人。

有一天一个可爱的小老头也来到这个茶馆,心里痒痒的也想坐进去说些藏在心底的故事。

他骑着大青骡子提着一壶酒怀里藏着一把紫砂壶,秃头笔插在腰间像个不伦不类的剑客,边缘起毛的书卷装在麻袋里拴在骡子身上,一左一右一边一个,坐在骡子身上走路麻袋经常撞到脚小老头称之为甜蜜的烦恼。

寂寞孤独的小老头一咬牙,瞒着所有人开始说些小故事,虽然听者甚少不过自得其乐。

更多时候小老头抱着一壶最爱的普洱颠颠儿去其他隔间听故事,掬一把老泪和茶馆里的茶客一起拼命鼓掌叫好。

他经常会有看不惯的事,茶馆里总有口舌之争乃至大打出手,每次小老头看见不对了想上去搭把手,不过世人一般称这种行为叫多管闲事所以小老头只好闭嘴沉默。

尽管这样,对于小老头来说这个茶馆算得上是天堂,小老头每天在茶馆里游走着听各种各样的故事,如鱼得水如马脱缰。

渐渐地有人来听小老头说故事。小老头不喜欢称他们为粉丝,他觉得他们是他的听众朋友。所谓听众朋友者,大概就是愿意长期听他说故事叨扰的朋友,萍水相逢,小老头常常心怀感激。

我喜欢你的故事!

——这是小老头最爱听到的话啦。

没有人给他的故事红心,没有人推荐他的故事都无所谓,小老头想的是只要有人来听他的故事就好,这些故事在某一个人心里留下痕迹就更好。

小老头自知笔力浅薄,妄图说点什么也只是完成执念罢了。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

有什么办法,写呗。


南阳山麓,沂水先生

这是小老头给自己取的名字,他颇为自得。

还没好好说过自己名字呢,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吧。


——在下姓白名唐,字山音,号沂水先生,不过芸芸众生,微如草芥,一介凡人。三生有幸,与你相识。



三刷血界战线
被骨头社的细节折服
人设,音乐,剧情都没话说
就是有一点
能信吗,这部番的配乐是母鸡咯咯咯,公鸡喔喔喔,黄牛哞哞哞,绵羊咩咩咩
一本正经地在解释名词,背景什么音乐没有,就是公鸡两串打鸣:喔--喔喔--

蘑菇人那篇诠释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很受触动,会写一个这样的故事

【瑞金/ABO】车

如题,是车

大概是金那啥期到了瑞哥没把持住强↑

破三轮爬山路难,司机师傅尽力了

冒昧艾特,大声表白

 @Heimdall-uuuu 

不太会弄外链,打开后点第一个是本篇

请这位写手和我们到警局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