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的作业本

id=白唐

封面下拉看全部

抱住我的绑画咸一

淡凹凸 但还会产 主安雷 瑞金 不逆不拆

防弹心头肉 主推果糖 正泰结婚

高三了 更新很慢

脑子里的想法总和别人不一样的奇怪少女
天赋是把好梗写烂

希望笔下的故事能触动到我的读者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我不胜荣幸w

【瑞金】流沙

极度我流
注意避雷
有雷莫喷
3.6k 已完结

///

c.1
  “别睡着了,睡着了就醒不来了。”
   有人贴着他耳边说。
   谁啊。
   他努力看清那人的面容,却只看到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铺天盖地的风沙掩过来,沉默地吞下那人最后一点尾音。他的口鼻渐渐无法呼吸,仅存的意识促着他惶然挥舞双手,试图抓住些什么——
   别走...
   别走......!
   “别走!”
   他大叫着从梦中惊醒,濒死的痛苦仍残留在大脑皮层。
  
   梦?
   心脏还在狂跳不止,他把脸埋进手里平复呼吸。

    c.2
   “他最近怎么样?”
   “还算稳定吧,除了昨夜心率突然加速以外,一切正常”说话的小护士顿了顿,加了句:“估计昨夜是做噩梦了。”
   紫堂幻眼神暗了暗。
   “做噩梦嘛,免不了的......麻烦你照顾他了。”
   “分内事。”
   小护士笑着点头示意紫堂幻,紫堂幻轻轻推开病房门。
   “你倒睡得香甜......”紫堂幻微叹一声,把手上的捧花放在金发少年的床头。
   “※Smeraldo。”
   “我跑遍大街小巷,终于找到了你说的那家店。”
   “这花真难买.......”
   “门口的小护士也不认识,真的很神秘,不知道你从哪知道这种花的存在的。”
   “大概是很珍贵的花吧。”
   “别睡啦,赶紧醒来,金……”

   c3.
   “我们店没有你说的那种花。”
   “何况,说实话,你说的那种花真的存在吗?”
   他挠挠头,一脸疑惑:“我之前还在这儿买过呢。”
   花店的女孩皱皱眉:“我们这是真的没有……那什么smeraldo。”
   他比划着试图讲清那种花的样貌——
   “一种蓝色的花,花瓣边缘泛着紫,黑夜里会微微地放着光芒。”
    女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花怎么会发光?”
    他没有理会女孩的诧异,自顾自说下去:“叶子是锯齿状,长在炎热的地区,意大利人称它为——”
    女孩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先生,世上恐怕是没有这种花的,请移步别家吧。”
    金浑浑噩噩离开花店,刚刚被女孩打断的部分依然环绕在脑海里:“意大利人称它为……”
    称它为什么来着。

     c.4
     “又来啦?”
     花店的老板娘利落地“咔吧咔吧”剪掉玫瑰残枝,笑嘻嘻迎出门:“先生还是要smeraldo?”
     紫堂幻点头:“麻烦了。”
     “知道这种花的人可不多,毕竟是才被确认存在的品种,我这儿的也是朋友捎来的干花,金贵的很。”
     紫堂幻腼腆地笑笑:“我买来送朋友。”
     “朋友?”
     老板娘包扎的手慢了下来,脸色渐渐怪异:“你知道这花为什么叫smeraldo吗?”
      紫堂幻老老实实摇头:“不知道。”
      “这花只长在意大利北部,而smeraldo在意大利语里意思是‘无法传递的真心'。”
      “所以,这花不是送给恋人的吗?”
      紫堂幻楞楞地接过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帮朋友买给他恋人的。”
      smeraldo.
     紫堂幻默念这个名字,不自觉从心底涌上一丝暖意。

      c5.
      “smeraldo,那种花的名字叫smeraldo……”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花,麻烦先生去别家看看吧。”
      “人生之中总有各种错过和遗憾,smeraldo的存在似乎就是弥补这些遗憾的,这是一种致力于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
      金后退几步出了花店大门,声音越来越小,直到他自己也快听不见。
      他抱着头蹲下身,街上车水马龙,无数行人匆匆略过如浮光掠影。
       “smeraldo生长在意大利北部,只有炎热的八月末才能绽放。它的花语就是smeraldo在意大利语里的意思——”
       “无法传递的真心。”
       口舌像不是自己的,金不受控制地喃喃自语:
       “当地人称它为‘无法传递的真心',所有未曾说出口的话语,都寄托在这一朵小小的花上,希望能够弥补那些错过的遗憾……”
        他蹲在路边喃喃自语,头痛欲裂,脑中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c.6
       “之前都是一个金发的男孩来买花的呢。”
        紫堂幻接过花,笑:“是吗?”
       “是啊。最近都不来了。”
       “对了,先生其实……没必要天天都来买,生长条件决定了smeraldo都是进行过水处理再卖的,可以保存很长一段时间。”
       紫堂幻还是笑:“没事,我乐意多买点。”
       老板娘看着紫堂幻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真是个怪人。
       是,或许我不需要买这么多花,但能够拜托smeraldo传达的真心并不仅限于恋人之间。smeraldo的存在是给我们这样的可怜虫一个弥补缺憾的心理寄托啊。金,我希望你能快点醒来的这份心意,就只能拜托花朵替我传达了。
       风拂过少年床头摆放的花束,簌簌作响。紫堂幻把手中的捧花端正插进花瓶,定定看了少年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c.7
       他累了,很想停下来歇歇。
       这条街的十七家花店他都一一走遍,而smeraldo像是另一个次元的物种,一丝踪影都寻不到。
       “咔吧。”
       路灯一盏盏点亮,刚刚被赶出来的花店玻璃橱窗映出他自己的身影,蓝眸冷漠,眼底只剩燃烧过后的灰烬。
       “你在恐惧什么?”
       玻璃里的他开口问。
       他浑身狠狠一抖,上下牙格格打颤:“我没有。”
       “他”从喉间挤出一声冷笑:“逃避着smeraldo来到梦中,现在满世界苦苦寻找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我可不奉陪你的自我感动。”
        行人看不见他般,擦着肩把他直接惯倒。
        “是,我恐惧,我逃避,我自我感动”,他爬起身,以杀人的气势朝“他”飞扑过去,玻璃橱窗立刻显出一张狰狞扭曲的脸:“不过我说,你又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
        “我是你呀,金先生。”
        “他”也贴过来,鼻尖与鼻尖只隔了一层玻璃,毫不躲闪地与他对视:“好好看看吧,我心底丑陋寒酸的老朋友,好好看清你现在的样子。”
       摇曳的路灯化作萤火虫慢悠悠飞进“他”的眼里,他看到自己投印到“他”眼底的倒影渐渐被那萤火点燃,从脚底板烧到头发丝,从他被撕成一片片的心脏烧到整个街道,花店,路人,路灯,一切都在赤舌的舔舐下模糊了光影融进大大的万花筒里扭曲变换,有蓝紫色花的幻象被失措的路人踩成碎片隐约尚且能听见一声哀鸣。
        失控了,失控了,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他发疯般捶打着玻璃,疼痛骤然从幻觉变成实感,瞬间占据了身体的每一寸神经。
       玻璃漾开一圈又一圈水纹,“他”的身影渐渐消散,只留下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浑身颤抖着飞奔,从街道的这一头奔到那一头,崩裂的建筑烧焦的尸体尖叫惊慌逃窜的人群在万花筒里搅和残影,他感到恶心,捂住空空如也的胃部蹲下来干呕。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沙子,铺天盖地的黄沙立刻把天空蒙上一层土黄色的罩布。他咒骂着哭喊着去抓他能看到的一切事物,行人,街灯,烈火,荧光,但都只有沙子,窸窸窣窣漏过指缝撒了一地。火舌一寸寸舔舐过低沉的空气,所触之处的地面也化为巨大的流沙,正在缓慢而坚定地融化龟裂下降,总有那么一秒钟会彻底——“哗啦!”把所有的东西都倒下去。
       家用电视疯了一样发出刺耳的电流声,隐约穿出破碎的报道。他气急败坏地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让电视彻底闭了嘴,新闻主持人哇啦哇啦的碎叨挣扎着跳跃两下彩色斑点,终究归于平静。
       又有雨声渐起,他安静跪在一捧捧黄沙中,雨滴在他身边砸出一个个小坑。
       火焰消失的就像它起来那样迅速而悄无痕迹,雨水从透湿的发丝滴落,不一会就在他身后形成一道浅浅的水流。
        他沉默附身,跪伏在水和黄沙的混合物中看不清是哭是笑是喜是怒,只有一耸一耸的双肩能看出是这条街上仅剩的活物罢了。

         c8.
        紫堂幻靠在医院的前台一边看新闻一边等小护士出现。
        大概是说一个探险队遇险,政府给了资助云云。一个妈妈边看边教训自己的孩子:以后可不能去做探险家,太危险了,妈妈会担心!
        紫堂幻摘了眼镜捡起一片衣角仔细擦拭,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在委婉的表达不赞同。
        “对不起,紫堂先生,今天怕是不能探病了,金先生的情况突然恶化,已经被送入手术室了……”紫堂幻还没来得及戴好眼镜,小护士就急急忙忙跑来。
        “怎么回事?”
        “不清楚……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您愿意等就在这儿等会吧。”
        紫堂幻茫然地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任由自己的脚带领他走出了医院。突然他看到医院的垃圾桶里有一抹熟悉的影子,一定睛,原来是一把全部枯死的花,败蓝色的花瓣惨兮兮地挂在垃圾桶外面。
        什么啊,老板娘骗人。
        紫堂停步看了一会,然后再普通不过地迈出医院。

        c9.
         黄沙覆盖了街道,隐隐显出世界的边界线。极目远眺处全是黄沙漫漫,炙热的太阳把昨晚的雨水迅速蒸干,化作一点白烟。
        金踏进第十八家花店,花店的老板娘热情地迎出来:“来买花吗?还是Smeraldo?”他吃惊地瞪大眼睛:“什么?”
        “你之前不是一直到我家买这花么,今天你来得巧,正好有花的种子。要吗?”
         当然要了。金看着掌心七颗黑色的种子,泪流不止。他被原谅了吗?他终于能原谅自己了吗?
        狂风乍起,吹得万物都在摇摇欲坠。黑色的种子像鸟一样被风托起,他静静看着鸟儿展开翅膀飞向沙漠深处,和当年格瑞站在身前飞扬起的衣角很像。
        永别了。

        c10.
        “紫堂,替我带一束花到他墓前。”
        “…………好。”

c0
       “在十年前那场惨烈的事故中,最后一位遇难者遗体已经被找到。……一队进沙漠自驾游的旅客突遇百年一遇的风沙,十二人的队伍仅存两人。……请广大游客遵守出游规范,注意安全……”电视里的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茫茫黄沙的背景里躺着毫无生机的人形影子。
        在现场帮忙的当地村民突然看到这具尸体的肋骨间竟长出几株瘦骨伶仃的杂草,不依不挠地正开着花。“或许是风带来的种子吧”,他想。然后他一把拔掉那些干扰工作的杂草,很快就忘了这事。

end

*Smeraldo是虚构的花,现实中并不存在,但完备的设定也并非我原创

一个不知所云的小故事(写得真的烂),也没精力慢慢修改了
(我真的起名废物)

还有多少人在看瑞金啊……不知道  
管他呢

这么长时间断更真的抱歉,久等了
      
   
  

掉粉怎么这么厉害啊我哭了

“他的吻沿着脊椎蜿蜒,像一滴误入后颈的冷雨——他的唇很凉。”

我写原耽有人看吗🍃🍂

穷到连西北风都喝不起,后悔为什么不好好写文(哇哇大哭)

汽水!汽水!想喝汽水!

好久没写瑞金了诶……
已经动笔了
是一个老早就想好的梗
前两天灵感突然闪了一下
再在脑内加工加工,就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啦
写完了就发
是一个我从没接触的风格,也是我第一次尝试更加扑朔迷离的叙事方式
之前都是说大白话来着

其实吧 我做写手没什么远大志向

穷而已

你看我给自己的人设都是个穷困潦倒的老头子了

人穷志短嘛

我最远大的志向就是  将来出本  能卖300本

或者接约稿、参合志,能赚钱的那种

真的很需要钱

特别比如说现在  我就特别需要【x

为什么这首歌只有八音盒版??只想醉死在歌声里,无心写文


BTS—The Truth Untold (Feat. Steve Aoki) 我求大家去听听



看看我的旧文.......写得什么jb玩意!嫌弃自己

老福特限流是什么操作🤒不让我这个十八线写手活了